凯晴(化名)是在职妈妈,白天打上司的工,下班打孩子的工。忙到身心俱疲,她来找我做 Life Coaching,希望找回“Me Time”。

她一口气数算每天长长的“to-do-list”。“这个 list 当中,哪一项最重要?”我问。“都很重要啊!”“完全无分别?”她想了想。“无。”“所以这些事情的重要性都一模一样?”我再确认一次。“嗯,性质不一,但重要程度一样。”

我请她逐一解释每件事的重要性。她说,如果不返工就供不起楼;不加班会影响公司;不管教下属他们会偷懒;不替孩子温书他会留班;不带父母覆诊老人家的长期病会恶化;不做家务家里会变乱葬岗……

咦,等等。我仿彿听出了一些端倪。凯晴所说的“重要”,所指的好像不是那些事,而是——她。在她的描述当中,事无大小都非她不可。没有她出马,这头家就要散了,公司要倒闭了,宇宙也快瓦解了……

长期把所有事情揽上身的人,没有“Me Time”也是常识吧。我忽发奇想,问凯晴:“如果这一刻,外星人降落地球,把你接走了,你从此人间蒸发,十年后,你猜你的孩子、父母、公司会有什么变化?”

凯晴忽然沉默起来。嗯……首先公司会另请高明代替我,丈夫的收入其实也够供楼,而他该会请佣人做家务,佣人可带两老覆诊,孩子十年后该已大学毕业……

“你在想像这些画面时,有什么发现?”我问。“原来,就算没有了我,情况也不太坏。”她讪讪一笑。有时,真正把自己迫到窒息的,不是忙碌的生活,而是那种“无我唔成事”的思考方式。

退场并不代表不重要

之后数星期,凯晴努力练习“放手”。尽量不加班,拜托家人陪两老覆诊,聘请钟点做家务,要求孩子自己做功课……事情竟比想像中顺利。

“终于找回“Me Time”,感觉如何?”我问。她给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:“不知何故,没想像中那么开心。”“噢,为什么?”“我也不知道。”于是,我们又就着“为什么有了 Me Time 仍然不快乐”进行了几回 Life Coaching。

凯晴回顾自己 40 多年的人生,原来她从不曾为自己做过一件事。求学时期为了帮补家计牺牲了梦想,修读更赚钱的专业。婚后丈夫遇上挫折,她在工余全力支援丈夫。后来孩子出世,她又变身万能妈妈。

这些“只为他人付出而没有了自己”的经历,虽然令她没有 Me Time,却建立了很坚实的存在感。如今忽然没有了位置,令她感觉自己“不够重要”,难免失落。

“在这过渡时期,除了“我不重要”之外,还有别的发现吗?“我问。“算有吧。”“是什么?”“例如孩子原来能够自己完成功课。”“你认为是什么原因,令他做得到?”“嗯,该是我以往的督促,令他打好了底子吧。”“所以你在这事上的角色是……?”“为他准备,然后让他自己飞?”她傻笑了一下。

原来,能够找回 Me Time,不是因为自己不重要,而是那么重要的自己,终于功成身退。想到这一点,凯晴释怀了。不久后,她用 Me Time 报读了喜爱的课程。孩子做功课时,自己也做功课。孩子表示跟妈妈一起用功的感觉很美好。对他来说,妈妈在旁的陪伴,一样很重要。

国际教练联盟 (International Coach Federation, ICF) 认证教练 黄明乐

原文刊载:
http://imoney.hket.com/article/2488316/%E6%88%91%E8%A6%81Me%20Time%E4%B9%8B%E7%84%A1%E6%88%91%E5%94%94%E6%88%90%E4%BA%8B

 

Write a comment:

*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Member of © 2019 柏贤医疗 All rights reserved.